竹窗帘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竹窗帘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我们需要文化的中国图片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2:22:38 阅读: 来源:竹窗帘厂家

我们需要“文化”的中国

台海网4月17日讯 著名国学大师傅佩荣今天在海峡导报发表文章《我们需要“文化”的中国》,以下是全文。  20多年前,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是欧洲的毒品中心、同性恋中心与性商业重镇。荷兰政府为了改变形象,就喊出口号,说要使阿城脱胎换骨,成为欧洲的文化中心。“文化”二字未免抽象些,具体的做法是广建美术馆、博物馆、歌剧院与音乐厅,再加上数不尽的古董店与旧货店,十几年下来倒也让人刮目相看。现在的游客到了阿城,是不能错过皇家博物馆与梵高美术馆的。一般人谈起荷兰“文化”,说来说去也只有梵高与伦勃朗这两位画家。即使资源有限,也可以充分应用。如果资源丰富,千百倍于荷兰而未能善加应用,试问又有什么意义呢?徒然增加“子孙不肖”的伤感与无奈而已。我由此想到我们自己的文化现况。  我在莱顿大学开了一门讨论《论语》的课,参加的除了学生,还有久居荷兰的华人与印尼华人。非学生身份的都是中年以上的人,这时再温习儒家,听听孔子怎么说,竟然深有体会。这使得上课气氛显得格外专注,师生情谊也特别温馨。课余之时,也有荷兰朋友相约讨论儒家的。  第一位找我的,是荷兰驻越南的卸任大使阿德先生。他在越南时,很想了解当地百姓的心灵世界,但是长期接触下来,发现秘密在于儒家。阿德先生担任两届大使后,因健康理由申请休假一年。他回到荷兰时,下定决心要学习一点中国哲学,于是辗转找到了我。他是职业外交官,学经济出身的,看来文质彬彬,很有绅士风度。他到我的研究室来,皮箱里放着两本书:一本是英国企鹅出版公司的刘殿爵教授所译的《论语》,另一本是莱顿大学施舟人教授所译的荷文本《庄子内篇》,可见真是有心人。我把自己在莱顿时设计的一份英文讲义送给他,希望他读完之后再来讨论。可惜的是,他找我时已是5月末梢,而我正在赶着结束在此一年的研究成果。等他读完指定的材料想要找我时,我已经打道回府了。  与阿德先生相形之下,顾朴先生就比较务实了。顾朴是荷兰驻台北的第一任代表,他还记得曾经参加过蒋经国先生的葬礼,并且对他的内人说:“我们有幸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结束。”他早期自莱顿大学汉学院毕业,可以读中文,但说得不灵光。我与他在图书馆见过几面之后,有一天他直接找到了我的研究室,说想谈谈新儒家的人物,从熊十力、梁漱溟以下,列出十几位当代哲人。他最崇拜的是唐君毅,因为唐氏的《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》显示了相当周全的观点,心胸与气度都令人欣赏。我于是根据自己浅近的认识,为他逐一介绍这些哲人。看他听得那么入神,难免又有不少感慨。因为,我们的文化资源太多了,可惜自己人却未必能够享受。顾朴先生年近六十,已经退休在家,有空就在图书馆念书。说起荷兰的社会福利,堪称世界一流。台湾地区常常以外汇存底将近1000亿美元而自豪,荷兰呢?他们的退休准备金就多达6000亿美元。以目前的情况来说,退休的人至少可领每月900美元,再加上以前工作时的特别加给。生活无虞之后,接着要想如何充实内涵与提高品质了。像顾朴先生这样的人应该不在少数,假以时日,未必不能出现大思想家。我们如果不是有幸生为中国人,可以自由消化祖先的智慧财产并且转而推销给外国人,那么处于今日世界,还有什么是值得自豪的?  我在莱顿的最后两个月,完全用于重新翻译《论语》为白话文的工作上。这项工作曾有许多人做过,尤其是杨伯峻与钱穆两位先生的成绩最为显著。然而,我读的各种论语注疏越多,越觉得有必要再作一次语译———基于两个理由:第一,每隔三十年,口语白话的表达方式就稍有差异,因此,即使是同样的意思,在今天可以说得更顺耳些。第二,研究论语将近二十年,难免有一些心得,如果不愿孤芳自赏,就须开诚布公,交付读者共同讨论。  等我着手进行翻译时,才发觉远比想象中的麻烦。几乎每一段都会有些问题,若不经过仔细推敲,根本无从下笔。“事非经过不知难”,有了这次经验,以后读到别人的作品时,也会心存敬意了。  我们的文化资源又何止是儒家而已?但是,光是一个儒家就不容易掌握了。我与海外朋友交往越多,越觉得文化是我们的“最后一张王牌”。只有在谈到儒家与道家这些思想时,海外人才会觉得“仰之弥高”。当然,我们不能以贩卖祖先的遗产为荣,还须继续努力创造一点新的成就。但是,创新必须以传统为基础,否则徒然标新立异,只是水上浮萍而已。  文化资源除了哲学以外,还有文学、艺术、宗教、历史、科学等。每个人不妨各依兴趣、机缘与条件,选择某一项目去学习与品味。没有妥善应用这些资源,我们将失去认同的标杆,永远活在虚幻的“中国”观念中。没有文化,“中国”也只是一个国家的名称而已。

高跟丝袜

长腿美女

大胸女人

大胸嫩模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