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窗帘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竹窗帘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桑兰维权因被组织抛弃揭露当年未知真相组图

发布时间:2020-02-27 17:02:42 阅读: 来源:竹窗帘厂家

望京,柔和的路灯灯光洒在冰冷的路面上,让人心生暖意,桑兰静静地坐在那里,眼神坚定。本报记者 吴江 摄现场医护人员在救治桑兰。当年受伤引起的后果还在繁衍。作为运动员,桑兰缺憾太多,没参加过世锦赛,没参加过奥运会,最好成绩是1997年八运会女子跳马冠军。13年前,桑兰在第4届美国友好运动会中练习时严重受伤,造成高位截瘫,这也导致她的人生发生重大改变。除了终日与轮椅为伴,生活上有诸多不便之外,她心理上承受的压力更大。13年来,桑兰始终以积极向上的态度和灿烂如春的笑脸出现在公众面前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的生活慢慢地发生了一些变化,比如“刁难航班”、“谴责保姆”、“批评小区”、“抱怨组织”等,外界对她的评价也慢慢有了改变,有人说桑兰矫情,甚至还有人认为她耍大牌。如今,桑兰因一场索赔金额高达18亿美元的跨国官司再陷舆论漩涡,随之而来的还有关于人性和道德的争论。桑兰究竟为什么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?恐怕不仅仅是受委屈那么简单。曾经的主管单位、国家体育总局体操中心和浙江省体育局撒手不管,伤残运动员保障制度缺失以及中美双方沟通上的差异,也是引发这起官司的导火索。至于前景如何,目前不得而知。桑兰的经纪人黄健表示:“桑兰就是要讨个说法,她甚至不在乎输赢。”当年有人阻挠真相桑兰称受伤是有人动了垫子自己分神才造成的,但当年主办方对外表示事故纯属意外,没有人为因素干扰。对此,桑兰并不认可,她称证人当年都被所在单位下过“封口令”。1998年7月22日,第4届美国友好运动会,桑兰在一次跳马练习中受伤,颈椎骨折,胸部以下高位截瘫。在其受伤的第2天,中美双方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,称该事件纯属意外,“排除了人为干扰的因素”。这是桑兰打这场跨国官司的最重要理由,她的经纪人黄健告诉本报记者,桑兰最讨厌别人说她“学艺不精”。按桑兰的说法,那绝不是一次失误。“1998年,我的状态正在巅峰期,别说是‘手翻转体’这种早已烂熟的动作,就是再难一些,我也不会失手。”桑兰坚称动作失误是受了他人的影响,“正式比赛前,运动员依次试跳。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位罗马尼亚运动员。我起步然后加速,在达到最快速度时突然发现罗马尼亚教练正准备拉地上的垫子。我的注意力分散了,脑子里有一丝犹豫,终于乱了动作,头部着地。”她去年8月在微博上这样解释。桑兰强调,之所以时隔多年重提旧事,是因为当年曾受到阻挠。“12年后,我的教练和当年的许多当事人已经退休,和原单位已经没有什么关系,如果我现在对事故责任方采取法律措施,那么这些当年的‘证人’就不会被单位再次下达封口令。”随着“跨国官司”的开始,桑兰删掉了大部分微博,并且变得“低调”起来。黄健解释说,主要是为了配合官司,“案情太复杂,我觉得可以拍一部电影了,桑兰不想吵架,只想用事实说话。”去年8月,黄健称桑兰打官司是为了“下半辈子的生活”,如今他换了说法,“桑兰就是要讨个说法,她甚至不在乎输赢。”维权因被组织抛弃去年8月,桑兰获全国青联委员提名,到体育总局盖章时被告知“不是我们的人”,她开始萌生讨说法的念头。其实,桑兰回国后不久就退役,获得20万元安置费后便和体操中心脱离关系。早在去年,桑兰的微博便不时透露一些要打官司的信息,比如“律师告诉我,不要去计较录像,人证也是关键”等。黄健透露,桑兰打官司的想法就是去年8月有的,“桑兰获得一次青联委员的提名,需要找单位盖章,但体育总局说桑兰不是我们的人,这让桑兰很委屈。从那时起她便有了维权的想法。”去年8月9日,桑兰曾告诉本报记者,“我最近半年内会努力让它进入司法程序。”桑兰受伤后,时任体操中心主任的张健明确表示:“我们一定会对桑兰负责到底”,并保证给桑兰“最好的医院,最好的医生”。黄健透露,桑兰回国后就退役,国家体育总局和浙江省体育局各给20万元安置费,此后她便和国家队脱离关系。按桑兰的说法,从没人邀请她参加体操队春晚,仅一次“有幸”回体操队,还是因为总局某位副局长的要求。去年8月5日,桑兰连发数条微博,表达了对体操中心的不满。当时全国青联要推荐桑兰当委员,要求单位在推荐表上盖章,体操中心给出的回复是“桑兰和我们没关系”。据桑兰透露,曾有美国记者报道她伤后待遇差,体操中心领导闻讯后打电话要她改口。由于桑兰受伤后在美国的监护人刘国生、谢晓虹夫妇有体操协会的背景(谢当时是中国体操协会副主席),官方说法不可或缺,但体操圈对此都唯恐避之不及。桑兰受伤时,高健任国家队总教练,这位前体操中心主任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自己已退休不便发表意见。1993年,现任体操队副总教练陆善真将桑兰招进国家队,但如今一谈到“浙江老乡”,陆善真便以“在外比赛”为由匆忙挂断电话。桑兰的人事关系在浙江省体育局。黄健称,打官司前,已和那边领导打了招呼。浙江省体育局局长李云林拒绝谈论桑兰事件。黄健表示,目前没有在国内打官司的想法,针对一些网友“可告国家体育总局”的说法,黄健说:“告体育总局什么?没有赔款?没有负责?没定工伤?在法律上站不住脚。”8被告被索赔18亿桑兰起诉的对象为5家机构和3个自然人,共18项指控,每项索赔1亿美元。被告方代理律师称,指控大都站不住脚,原告律师则表示,“能有几项胜诉就算胜。”今年3月底,桑兰和黄健从多名候选人中圈定了华人律师海明,以他为主组建了由9名美国律师组成的代理律师团。海明曾在2008年起诉过美国CNN的辱华言论。海明通过电子邮件告诉本报记者,他和黄健相识于两个多月前,“一开始我也不看好这个官司,因为诉讼期已经被耽误了。但黄健说服了我,桑兰知道我曾代理华人状告CNN,又解救留美博士翟田田出狱回家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的思想一致。”4月28日,在海明的帮助下,桑兰将诉状送至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方法院。策划统筹/本报记者 包宏广 专题采写/本报记者 范遥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下一页 末页

回收二手发电机

上海水管漏水维修

真三维虚拟

EVA射出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