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窗帘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竹窗帘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评TD式创新中国成分到底是如何

发布时间:2019-01-10 19:29:15 阅读: 来源:竹窗帘厂家

关于“财新版”的TDSCDMA报道,在信息产业领域可谓掀起轩然大波,以前对于TDSCDMA技术的负面新闻其实已经不算少了,但这篇文章分量之重,怀疑和否定之锋利,已经远远超过TDSCDMA技术的本身,而直指对于“中国式创新”的质疑和批驳,实在是迎合了长久以来“开化和开明“的意见人士之心思。在这个多变的时代背景下,如此形式的否定,不能说是绝后,但确是空前的。

其实,“质疑“和”否定“本身的存在并不是一件坏事情,理性的质疑往往会监督和促进被质疑对象的健康发展,而经不起质疑的技术也往往本身并不真正适合市场竞争,如果仅仅是温室花朵早晚被爆的话,又何必存在呢?最近沸沸扬扬的被千夫指的又何止TDSCDMA和”中国式创新“?看看美国政府机构CIA在”虐囚门“上被写得出几千页报告的机构盯上,那才是大麻烦!可大家心里都明白,美国制度在某种程度上的优越性,也正是有人做也有人看,犹如不倒翁般歪歪扭扭惊险万状但就是不”倒“,不得不承认这是真本事。

扯远了……

财新此文的主笔记者,写这篇文章应该下了不少功夫,文章里方方面面的电信人物看起来访问到了很多,其中不少高层,有的还署了名,看起来分量不轻。但在我看来,文章有点“轻飘飘”的感觉。道理很简单,因为对一个技术体系的任何评价,哪怕是侧重于其社会和经济价值的分析,也不该脱离技术体系的技术本质。否则如同空中阁楼去探讨技术该不该、当不当,难免摇摇晃晃,难以服众。

若干年前,我从事过一段时间的Wimax技术工作,当时作为Wimax早期标准802.16d(固定无线宽带接入阶段)的竞争对手,曾仔细分析过Mcwill这种类似技术,也因此了解到信威的技术核心,陈卫和徐广涵的传奇故事。其中徐广涵作为中国人最早涉及智能天线技术的先行者,曾经有过一篇很“科普“很精彩的对于TDSCDMA的技术文章(可惜好像网上找不到了),那个叫板上钉钉,那个叫踏实……你就明白技术文章或者技术评判类和分析类文章,都应该那样写。

我不是贬低财新记者的职业素质和技术功底,而是想说,类似的技术体系评判报道,尤其前面还扣一大帽子“中国式创新“,拿起笔来就和写财经新闻一样去采访和编译,显然不合适。没有技术做基础,那些所谓的爆料的高管,话里是否有话?话的弦外之音?你确定你都明白了?这样驾驭出的文章和随后给出或明或暗的”观点“,别人怎么看我不关心,我个人是不服气的。

好吧,话说到这里,我其实并不想炮制一篇针对财新文章的点对点的应答文章,坦白说,我的技术水准也写不出对于整个一个技术体系的综述文章,只是有点点个人观点,半新不旧,仅供参考:

1、首要的问题是,先不论TDSCDMA的存在是否必要,而是这个TDS的中国成分到底是如何的?

西门子的确在当年保留有TDD-CDMA的技术研究线,是完全独立与当时呼声最高的FDD-WCDMA而存在的。巅峰时期的西门子通讯集团保留TDD和FDD两根线上的CDMA研发初衷是不希望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,也是建立在GSM时代横扫亚欧大陆的超级利润上(大家可以顺便回顾一下那些日子里移动通讯工程师的潇洒生活)。

可在ETSI(欧洲地区性标准组织)体系里,另外两家巨头,Nokia和Ericsson却只把赌注压在了FDD的WCDMA上,权衡再三,既为了能在ITU(全球性标准组织,属于联合国组织)有更大的把握压倒北美共同的敌人Qualcomm的CDMA2000,也为了能在一个单一体系下公平取攫取最大的利益,N和E最终阻挡了Simens的TDCDMA原生标准(1MHz载波带宽),那本质是基于1MHz的低码片速率TDDCDMA制式,而是将其作为FDDWCDMA的补充制式统一到5MHz的高码片速率的全新的TDDCDMA制式,这样ETSI(后来主导权进化给了3GPP)手里有了比较齐备的3G体系,即配套的UTRA-FDD和TDD。

但从技术本质上讲,西门子倡导的TDDCDMA里的核心技术之一,联合检测(一种降低用户间干扰从而提升网络容量的关键技术)在从1MHz载波带宽到5MHz载波带宽的强行变化中,复杂度成倍提高而变得几乎不可操作(当时的技术水平)。这实际上宣布了这个标准的名存实亡,后续的产业落实也就很渺茫了,实际上也确实没有相关产品实际落地和商用。这就给西门子和中国的合作打下了伏笔,因为西门子当然不想完全将自己的研发成果束之高阁。

再看当时的国内,还处于GSM大干阶段,对于移动技术和业务的理解,应该是极有限的,但也并不是说没有先锋公司的存在,在美国诞生的Cwill(后来的北京信威)由Moto员工陈卫和徐广涵(智能天线科学家)创立,他们搞的SCDMA本地无线接入技术从第一天起就花了很多心思要绕过Qualcomm对于CDMA技术的垄断的,后来也确实做到了,否则他们在美国也没法生存。这里的SCDMA里的S就意指Syn同步(上行同步),这也是联合检测(西门子在自己原生的TDDCDMA里应用)的技术基础;与此同时,因为徐广涵在智能天线领域上的专长,使得差不多96-98年这个时间段刚刚完成设计和问世的SCDMA技术在某种程度上和西门子的TDDCDMA技术上很类似,有异曲同工的味道。同时,对于智能天线的理解和实际运用,使得SCDMA技术在区区500KHz的载波带宽上就能取得相当不错的话音容量,具体数值不清楚,但一定是令人印象深刻。这,也是吸引西门子的地方。

商业社会里没有任何可操作的合作是一厢情愿的,信威当时的SCDMA一定是有吸引西门子的地方,再加上信威背后的国家信产部集团背景和强烈的冲击3G标准的决心,西门子才会伸出橄榄枝,双方也才会最终在共同利益下走到一起。

这是不能否认的……事实!

而非,TDSCDMA是西门子的技术施舍。

当然,信威主导的SCDMA本身属于固定网技术,让用户移动起来的全套信令机制核对物理层的适应性修改,我相信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信威(后来是大唐移动接手)搞不出来,所以你说这里面西门子和信威(包括后来具体标准撰写的大唐移动)的贡献谁的更大更重要?不好妄断。

真不如财新记者跟踪报道,你去采访一下徐广涵、陈卫这些当年参与主笔TDSCDMA的关键科学家(注意,不是高层领导,是科!学!家!才是王道),看看科学家对于技术的判断,和一个具有巨大市场潜力的超级大国是否应该在3G全面铺开之前拥有自己的标准,他们是怎样说怎样想的?

但是TDSCDMA本身的技术根基,有中国人的很大一部分贡献也是无疑的,后来在3G发牌之前,国内也有过巨大的质疑和争议,曾经专门有过专利统计,如果统一算上Huawei,ZTE,DTM,国内力量在TDSCDMA标准上,手里的专利还是超过一半的,也就超过了TDD鼻祖西门子移动。

123下一页>

=评“TD式创新”:中国成分到底是如何?

北京订制服装

定做工作装

工装

北京西服定做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