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窗帘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竹窗帘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酿酒郎秘术

发布时间:2019-04-16 05:29:14 阅读: 来源:竹窗帘厂家

? 很久以前,月黑风高,百里戈壁,风沙走石,百里是间只有这么一桩客栈做着买卖,虽然在隔壁,但是位置险要,是一关口,凡是通商,去往塞外的必经之路。

因此这地方也是有买卖做的,前面只不过说的是其中几点,其实还有许多遭仇家追杀逃到塞外避难的人,更有许多越狱而逃的重刑犯,脸上均有印记。

不过,前面所说都是个概述,但是百里戈壁,想必独此一家,无论你是达官显贵,或者草芥贫民,都要在此地落脚。

说到这里,这的客栈叫做百里飘香,为什么因此而得名,只听说这老板曾经是中原人士,从家乡带来一种酿酒秘术,酒特别的香醇。

老板姓宋,没人知道他叫什么。只知道外号叫做包二,听说是来这住店包你两项特殊的服务,前提是你得出得起钱。不过这包二一词也只是那些跟他做过买卖的人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这天戈壁之中,只瞧见地平线的远处,有几个点点在动。

已经几天没客人的宋包二站在楼上,起身叫道:“伙计们,来买卖了,三爷的商队回来了。”

下面的几个伙计,蹦着开始准备。

三爷是谁,是包二的一个好朋友,二人在这条古道上打了许多年交到。而包二和三爷也是有着一种地下生意。

远处的驼铃声已经近了,包二急忙走下台阶,穿上外衣亲自去迎接三爷。

二人相见之后拥抱起来,包二就领着三爷去客栈。

“三爷,三爷,你这趟回来,抓了不少好货吧?”

“包二哥,还凑合,小赚一笔,你还过得去?给我拿点酒,再切盘肉。”

包二拍着巴掌,让手底下的人把酒肉端了上来。

三爷拿起酒和肉端起来闻了一闻。

包二看着三爷瞥了瞥嘴说:“三哥,您干嘛呢?我糊弄谁也不能糊弄你啊!”

“你啊,你,我不是怕你,我怕你底下的人没弄干净。”

包二来到楼梯口喊着下面的伙计:“小的们!把咱自己吃的酒肉拿出来款待三爷的人!帐全算我们的。”

要知道这百里戈壁上的酒肉真是贵似黄金,可是包二为什么这么做呢?

包二回到房间,关上门,拉紧窗帘。

“你小子,这个酒,真是一般,肉还凑合吃。”

“呵呵,哥哥瞧你说的,我这可是有好酒,你不喝怨谁?”

“别扯了,你那酒是用什么提味的,你那些伙计都不敢喝,也只有你这老鬼自己喝。”

“哈哈,三哥说的是,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也不绕弯子了。”

“你上次要的东西我给你准备好了,上边已经都把这些东西给批了,你先看看。还有另一档子买卖我手下今晚会用飞鸽传书拿过来。”

包二结果来一一辨认揣在了怀里,原来这都是通关的信函。这东西卖到亡命徒的手里基本都是高价。一张就能抵过这三爷商队在这好几天的吃喝。

再说包二,三爷为什么不喝他的酒,还对这酒肉格外小心。

其实这包二开的是个黑点,酿酒如痴,早年间就在老家酿酒,可是酿酒手法太过恶心被家乡人赶了出来。

那肉也大多是一些黑死在客栈的客人。可以说肉和酒都有问题。

晚上大家基本都睡了过去,包二自己拿着蜡烛下了地窖。

这是他自己的空间,他把蜡烛放在一旁,带上围裙,在自己的酒坛里拿着提壶,拎了起来自斟自饮起来,那酒坛子被打开的瞬间,一种特殊的香味弥漫开来。这就收拾包二的手艺,可是背后隐藏的到底是什么呢?

就在微弱的烛光中,酒坛光线中,酒水摇曳着,只见到酒坛里似乎是有什么东西,定睛一瞧,只见一个死人的人头座在酒坛地步。双眼死不瞑目的看着坛口上方。

包二把盖子盖上。拎着一套刀具拿着蜡烛走向另一边,只瞧见角落里里平平整整的躺着两具无头尸。

包二手起刀落来收拾起来,装合,整盘,把每块肉分割下来稍微加工做成各种肉菜加工的原料。

这时候原本寂静的地窖里面,只有烛光和包二,可是烛光稍微抖动了下,忽然间灭了,这时候胆大包天的包二,也不由得打了个哆嗦。

包二重新点起蜡烛,开始自言自语。

“这地窖根本也没有风,蜡烛突然灭了,莫非……莫非这几天要有事情发生?”

包二自己重新振作了下。

第二天一早,一只鸽子落入了三爷的手中,三爷打开之后,原来是几张画像。

三爷准备告别包二,把鸽子送来的东西交付给包二,还将两骆驼的东西丢在地上给包二。

包二谢过之后,送走三爷。回到房间之后拿起来仔细的看,原来三爷给他的是官府通缉的要犯,是他们的画像还有就是他们的悬赏价格。包二将上面的面目一一记住。然后收起来,原来包二是借三爷的手段在半路截杀逃犯拿赏。

包二在楼上,自己刚才下了地窖去了些酒坐在这等。看着荒芜的戈壁自顾自的笑着。

这时候前面的大路上出现了一个人影,包二用手遮在额头上。

“来买卖了!”

说着叫下面的弟兄准备准备。

那人走近了,只看见黑色的罩帽盖住自己的脸,身上背着个包袱,腰间别着一把刀。

那人来到客栈一屁股坐下,把包袱和刀在桌子上一拍。

“拿最好的酒来,二斤熟肉。”那个汉子长着连鬓的胡子,一双眼睛犹如铜铃。

包二瞧了一眼,吩咐手下去拿酒。

跑堂的把酒拿出来,肉上了。

那人拿起整碗的酒就一饮而下,可是不到半截的时候,一下子都喷了出来。

“妈的,我让你们拿好酒,谁让你们拿狗尿上来,一股子骚气。”说话把酒推在一旁。

“爷,好酒是有,不过就是贵点。”

说话间这人把一锭银子拍在桌上。

包二亲自下来从地窖里拿出一坛酒来。

给这厮倒上,这刚一打开这人眯着眼睛就开始闻,脸上一脸迷醉的表情。

“天下间竟然有如此醇香的好酒,赶快给我倒上,让我尝尝。”

一连几碗酒下肚,那人越喝越高兴。

“天下间竟然有如此的美酒,即便是多花上些银子也是值得。”谁知道那人进门时候本是飞扬跋扈,现在却是一副弹酒的醉态。便拉着包二的手开始聊起来。

直到问起包二的酒。

“兄弟,这酒真是你的独门秘方么?”

包二点了点头。

“这酒真是美的很,只怕以后没有机会再喝上了。”

包二点了点头对那人说:“兄弟,会的,会的,我会一辈子让你喝上这酒的。”

说话间手起刀落,原本放在桌子上的刀,被包二迅速抽出,斩落这厮首级。

包二把一坛新酒开封拿来,将脑袋塞入其中。

只见那颗人头呲牙咧嘴的,这回真是如愿以偿,一辈子尝得美酒。

宝二将酒封起来,藏入酒窖之中。

不出半个月之后,一个绝色的美男赶着一辆小车悄然而来。只见那个车后面有个神秘的笼子。

此人正是准备来找包二的,只见那美男的脸上漏出一副奸笑。

本部完,下部即将推出,请看下部xx童子,留个悬念等你来看!

蓝色工作服

工作劳保服

劳保服厂服

相关阅读